最高舒拉

原标题:最高修罗

第一章:铁血少年

天丰县,南岭县和南岭县酒泉市的交界处。

成千上万名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在酒泉城外气势汹汹,斗志昂扬。

在酒泉门口,大约20万名身穿银色盔甲的士兵骑着战马,手持雪白的长刀。

对于这位军队将领来说,是一个身材魁梧、刚毅的中年人,他手持一把长达一丈多的黑色战枪,跨骑一身绿色鳞片状战马的妖兽,绿色鳞片独角战马,怒不可遏,望着对面的几十万大军。

他叫天木,是守卫酒泉的将军。他也是元旦节的一名坚强战士。

天武大陆,古代的军事是受人尊敬的,各民族排列着数百个民族,地域辽阔无边。

人们用功法吸收天地灵气,培养自己的元气和袁立。根据体内能量的强弱,古代和现在的武术祖先将古代武术从弱到强划分开来。

通脉、子夫、宁冈、元丹,至于更高的境界,酒泉市没有这样的境界,每个境界分为九层天。

在天木那边,有一个年轻男孩,眉毛呈刀形,左眼眉毛上有一道伤疤。他很英俊,脸颊棱角分明。虽然他很年轻,但看起来只有15或16岁,但他有军人的血和铁。

身上的银甲,更加英勇。

暮风,穆天智的儿子,一个在南方享有盛名的天才,也是穆天智家族的天骄,从小就和父亲在军队里并肩作战。虽然他只有15岁,但他已经是一个分裂紫府的天才,而且精力充沛。他的境界达到了哮天在紫府的三重成就。

暮风在父亲的陪同下握紧了他的军刀,他的眼神透露出当年面对成千上万的军队,人民并不坚定和无畏。

酒泉市,一名身穿黑龙王袍的中年男子冷冷地看着下方,带着一丝更加黯淡的微笑看着天木的背影。

“天木,谁让你站在错误的阵营,今天,难怪这个国王是无情的。”

那个中年人喃喃自语。

“呜~”

在七八十万军队的另一边响起了冲锋号角。

“杀!”

敌人的将军们咆哮着,成千上万的军队愤怒地冲进来。“杀”这个词响彻天空。

“冯二,你害怕吗?”

展开全文

天木看着数十万汹涌的军队,问他的儿子暮风。

“爸爸,我不怕,我穆根南的儿子,保卫国家,宁愿死得更早,绝不后退半步”

沐风语气铿锵有力地说道。

“呵呵,不愧是我沐日的一种,兄弟们,你们呢,害怕吗?”

穆天又问自己身后二十万士兵要不要喝酒。

“穆家军,没有人害怕死亡”

20万士兵用枪咆哮,他们的角色发生冲突。

“好!任何对我的家庭和国家犯下罪行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和杀害。”

天木下了命令,用枪喊道。

“杀~”

沐风喊杀,二十万穆家军喊杀,立刻二十万骑马杀了对面的几十万人,虽然人数差别太大,但有一个原因,足以让他们忘记恐惧,血战。

生来就是军人,保护我们的国家!

嘣。

突然,两股钢铁洪流相撞,剑的交接声响彻天空,一声又一声地喊叫着,杀人声也越来越大。

穆天举着枪,身体金色的吴远利像奔腾的河流,化作长枪、长矛,顿时几十道金色枪芒射向对面的队伍。

下雪了。下雪了。下雪了。

立即,数十名敌军被射穿身体,死于这次演习。

一个人可以杀死一千人,一步就能杀死一百支军队。这是袁丹的战士。

“杀!”

暮风手持战斗刀和枪,骑着马,跃过10米多的距离,用一把刀砍了下来。突然,一把3米长的红刀切断了天丰国的敌人。

“啊!”

敌人被刀砍成两半,发出痛苦的叫声。

暮风摔倒了,骑上了敌人的马,用另一把刀砍下了另一名敌军士兵的头。

他一踩上敌人的马,就跳回到马背上。暮风已经非常熟练地运用了军队的杀戮战术。

暮风也很聪明,不离开父亲二十丈,在部队里砍大杀。

"主啊,你想射箭来帮助穆将军吗?"

在几十米高的酒泉城墙上,一名驻军指挥官问中年人南浩,南陵国的王子。

“不,箭是瞎的,不要伤害我们的穆将军。”

杨浩冷笑着说道,这才将眉头一皱,也没多说什么。

穆家军和敌人的人数相差三四倍。虽然穆家军勇敢善战,但不如其他人多。

重要的一天逐渐向西移动。经过长期战争,穆家军损失了一半以上的兵力,消灭了多达20万敌军。血把黄沙染成红色。

然而,在酒泉市,没有军队被派去支援穆家军。

“报告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虽然穆将军的穆家军很勇敢,但他的人数太多了。他的部下恳求报告让我带军队去支持穆家军。”

酒泉城墙上的一名中将恭敬地对身穿黑龙王袍的中年男子南浩说道。

“不能派兵支援,每个人都已经派出,谁来守卫这座城市?”

南浩直接拒绝了。

中将看起来很丑,咬着牙齿。他低头看着正在努力战斗的穆家军。他心里很不舒服。

敌人身后,一个骑在龙角上的龙马将军看着前方的战斗,叹了口气,“这个天木的确是只老虎。不幸的是,他出生在郭玲。他命令他全力进攻,砍头一个敌人,奖励他几百块金子!”

“是将军!”

一边的信使过去命令道。

“将军,这不是杀死敌人的办法,敌人的数量太大了,我们还是先撤退到城里,利用有利的地形来抵御敌人,等援军到达而对方生死未卜”

一个盔甲上沾满鲜血的魁梧男子,天木的得力助手穆寿说。

穆天旺看了一眼丢了一半多钱的穆家军和他疲惫的儿子,点点头喊道:“回城里去。”

然后穆家军开始撤退,他们战斗和撤退到酒泉门。

"军队撤退保卫城市,并迅速打开大门。"

一名穆家军将军喊道。

"将军,我们会立即打开大门."

城市指挥官大声喊着他要开门,但接着一把锋利的剑直接砍下了他的头。

南浩一剑杀了中将,嘲笑门口的穆家军:“我们不能撤退!”

“主啊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慕天看到这一幕眼睛眯了起来,愤怒不已。

“穆将军,你一撤退,敌人肯定会抓住机会进攻这座城市。穆将军,请稍等一会儿,我们的支持马上就到。”

南浩看着大门冷笑道。

“呸,妈的,南浩,你这个脏小子,我想你只是想杀了我们的穆家军,快开门”

第二章:奸诈的恶棍

有穆家军士兵怒喝道,他们不承认任何主权,他们只为一个人服务,天木。

南浩无视穆家军的愤怒和责骂,嘲笑天木:“穆将军,你现在不能开门。如果你现在打开大门,敌军肯定会跟着进城,酒泉的数百万人肯定会被屠杀。请稍等一会儿,援军马上就到。”

穆家军闻言怒不可遏,甚至有些低头对着南浩,却被穆天义拦住了。

“将军~南浩,这个小人只想杀了我们。穆家军想杀将军。”

“是的,将军,冲进城市。”

天木看着南浩,对沐风说:“冯,记住这个人。”

沐风眼里也多了一缕寒芒,点了点头。

然后天木收回他的马,转身回来,愤怒地喊道:“贾母军,冲锋!”

天木说他是第一个带枪杀死他的人。十万余名穆族士兵面面相觑。他们又咬牙切齿,向天木咆哮,杀了他。与此同时,沐风在天木的陪同下,在军队中屠杀了他。

血,染红了年轻的盔甲,染红了年轻的嫩脸上流露出一丝铁血。

胸前血红的心形玉佩也沐浴在少年胸部的血液中,散发出微弱的血液。

十万人,硬对抗对方的十万人,结果不言而喻,穆家军被乱军包围,杀人越来越少。

渐渐地,穆家军死于最后一千名士兵。

穆天义一只胳膊上有枪,另一只胳膊被砍断,鲜血淋漓。他骑的那匹长着绿色鳞片的独角马很久以前就在战斗中死去了。

沐风的盔甲破了,胸口上方有一道深深的骨头般的巨大伤口,无数轻伤,即使受了重伤,但这对父子的眼睛依然锐利,一样锐利,没有任何恐惧。

剩下的1000多名穆家军也伤痕累累,遍体鳞伤,但没有一人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。

敌人对面,一个身穿黑色盔甲和红色衬衣的魁梧男子骑在一只老虎妖兽的背上,看着穆家军战斗到这一刻,也多了一点钦佩。

“穆天,投降吧,既然南灵抛弃了你,你为什么不来我的天风,我保证,你这么强的忠诚,来我的天风会给你更好的待遇”

这个中年人开始投降,同时也是一名士兵。他钦佩像天木这样的铁兵。

“投降?”

穆田文笑了,一个讽刺的微笑出现在他血淋淋的脸上。

“我是慕家一代的军队,没有一代投降,我们这一代的士兵,保卫国家,我们这一代的武术,骨气不屈,宁死不屈,永不后退半步,兄弟们,你们说要降吗?”

天木对身后的1000多名残疾士兵大喊大叫。

“我宁死也不后退半步。我会为了跟随将军而死。”

穆家军齐声咆哮,已经杀红眼了。

慕田文虎的眼睛不禁多了一点泪水,他看着沐风,脑袋碰撞着沐风的脑袋,低声充满悔恨

“冯二,对不起,你从小就和你父亲一起参军很多年了。对你父亲来说,你只是严格要求自己,却没有从其他家庭的父亲那里得到任何关爱。今天,你甚至被带进了死亡的境地。父亲,父亲不是一个好父亲。”

没有流泪的天木说,他忍不住在这里流泪。谁说钢铁侠没有眼泪,但现在不是深情地时候。

暮风笑了,苍白的笑容中没有一丝遗憾或怨恨。他说:“父亲,在冯二心中,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。从孩提时代起,冯二就以他的父亲为荣,并想成为像他父亲一样的铁人。战士们,你们不是为了我好而对冯儿严格要求吗?& amprdquo

第二章:奸诈的恶棍

ampldquo呵呵,有这个儿子,我穆天老公有什么要求”

穆天文笑了,笑得说不出的难过,然后他看着成千上万的士兵,一挥手他的衬衫,让成千上万的士兵单膝跪下。

哗啦。

成千上万的士兵也跪了下来。

“亲爱的兄弟们,对不起你们天木,让你们陪我去受奸夫的伤害,这是我天木无能,将你们兄弟送入死亡局”

“将军~”

“当我成为穆家军的那天,我发誓要陪着士兵保卫我们的国家,跟随将军到死。即使我们死了,我们也不会后悔。”

"即使我们死了,我们也不会后悔。"

成千上万的士兵放声大哭,齐声喊道。

“呵呵,好,好兄弟,你们都是最好的战士和战士,我穆天这辈子能和你们为伍骄傲,如果有来世,我们还是做兄弟吧!生与死不后悔”

天木站了起来。然后他举起枪喊道:“贾母军!”

“是的!”

“充电!”

天木说,他开枪打死了街对面成千上万的士兵。成千上万的士兵咆哮着拿着剑和矛杀死了成千上万的士兵。

这1000多人,就像飞蛾扑火一样,没有后悔或投降。

在远处的墙上,守卫酒泉的士兵们看着这一幕流下了眼泪。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握紧枪。

而南浩,冷笑着看着这一切。

“穆天穆天,今天的局只怪你自己,你已经死了,但不要怪国王……”

最终,穆家军的全军在酒泉外被摧毁。敌人的投降刺伤了天木的胸部。

“天木,我钦佩的人不多,你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敌军士兵喃喃自语,然后拔出剑,天木投入他的怀抱。

这时,在酒泉市后面的一个山谷里,一支等了很长时间的军队奉命前往前线寻求支援。

援军其实早就到了,只听南浩的命令,一直藏在后方,直到穆家军全军覆没。

支援部队和驻军部队冲进战场后,敌军撤退,甚至天木的尸体也被敌军带走。

在一堆尸体中,这个年轻人的身体躺在一边,他的心脏被一支利箭刺穿,他的身体开始降温。

这时,胸前血红的心形玉佩变成了一束血红的光,涌入他的心,破碎的心开始愈合。

愈合的心脏发出血红色的光。然后它开始慢慢跳动。一股强大的能量涌入少年的九元血管,造成巨大破坏。这种能量非常高压,像血一样红。

“看,还有人活着。”

"这不是暮风吗,穆将军的儿子?"

“是沐风,快,快把沐风藏起来,让王爷知道一定不能放过沐风,穆将军我忠心耿耿,是我最敬佩的人,不能让穆将军白白牺牲”

几名尽职尽责的士兵偷偷把暮风带走,然后把他送到郭玲,在那里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情况。

负责任的编辑:

网友点评

*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